汽车品牌网,网络歌手,毛线,配电箱,中国古代

古代藏书家发生过哪些有意思的事情? <#21---->

发布时间:

对人有启发的事情?

1

南宋大学者、名藏书家、《三字经》作者王应麟,浙江宁波人,自幼好学,十余岁即无书不欢,家中藏书都读过一遍。他17岁那年,他父亲因帮助人,年终人家送来礼物,王劝说他父亲婉拒,只求换取一封介绍信,让他得以向当地20多户藏书家族借阅书籍。

后来他考取进士,得以出入中央王朝的秘阁借书。于是,他每次进入该阁时,都会携带一个小册子,遇到有用的文字就抄录下来,再藏在袖子中带出。如此历经15年无日中断。

2

中国宋以前,印刷业尚未兴起,人们要获取书籍,只能靠抄写;即便宋以后,抄书也还一直是藏家增益藏品的重要手段。

宋名藏书家、文学家叶梦得,靖康战乱前收集有藏书三万多卷,主要是靠手抄而来。他自己《避暑录话》里说,某年夏日,他将这批藏书摆出来晒,一家人晒了个把月才晒完;同时的赵明诚与李清照夫妇,伉俪爱书如命,也是以抄书为日常,每得一书,夫妇共同校勘,一起抄写,每夜点完一支蜡烛才就寝;清代名藏家吴翌凤家贫,嗜书,数十年白天抄书不说,每晚也以一烛燃尽为度抄书,最终双目失明。

“云苑喜栽新著稿,风帘闲校旧抄书”,这是我很喜欢的佳句,也是古藏书家对抄书重视与喜悦的表达吧。

3

明代大文学家、大藏书家王世贞,买书不计花费,一掷千金,但他本身不是贪官,所以经常为了买书而日子不好过。

他最著名的一个买书经历是这样的:在担任尚书这个部长级职务时,一次遇一书贩,正在卖一部装帧考究、版本完善宋版《两汉书》,蠢蠢欲动,爱不释手。该书商久经人事,揣摩到他非买此书不可的心理,开了一个天价。

王世贞根本拿不出这些钱,但书痴心理,就怕过了这个村没得这个店,担心有人横刀夺爱,只好听天由命,任由书商狠宰,用自己半生积蓄而得的一座庄园换得这部书,此事自明清以来,都是藏书界奇闻。

4

清代藏书大家瞿绍基,江苏常熟人,终身淡泊仕途,就喜欢喜读书、藏书。瞿家以后数代都以藏书为祖训,历经近百年积累,藏书富甲江南,是名“铁琴铜剑楼”,为明清两代四大藏书楼之一。乾隆帝每次下江南,都要到瞿家看书。

瞿家到了晚晴,依然名震海内。当时的光绪皇帝,喜好古籍,数次派人至瞿家借阅珍本古书。有一部书,皇宫所无,光绪很想得到手,于是提出以书换官,即以封三品官、给银30万两为交换条件,让此书归他。瞿家以先朝颁有诏书不便出卖,祖上有遗训为由,加以谢绝了。光绪无奈,只好作罢。

5

浙江余姚卢文弨,名学者,大藏书家,曾殿试高中探花。

他家藏书楼,藏有汉代的《张迁碑》拓本,拓技至为精巧。他同乡秦涧泉,也是书痴,非常喜爱,上门乞借,卢不肯给。于是,有一日,趁着卢氏外出,秦涧泉竟然溜进卢家书楼,偷走该拓本。卢也是刚烈,回家听说了,马不停蹄,立即追到家,将东西夺了回来。

不想不出半月,秦涧泉郁郁寡欢,竟突然死了。家属守灵,卢文弨也来了,进门即拜,祭奠完毕,忽然从袖中抽出此碑拓,大哭道,“早知与君永别,我当日何苦那么吝啬!今日,我特来弥补过错。”,说完,当众把心爱的《张迁碑》给烧了。

我过去,读到这个记载,想,爱到深处,无论爱的是人,还是书籍,都真是至情至性,感人至深的吧。一个人不管有哪项嗜好,只要有嗜好,总会有一颗温柔的心。

2018,7,20, 晚

古代藏书家最有意思的事,莫过于是创建了一套独立的「风险抵消机制」,怎样一代一代地毫无风险地保存先祖的藏书。

说到藏书家就不得不提到一个人,这个人叫范钦,明代人,官做的不小,兵部右侍郎(相当于现在的国防部副部长职务)。读者肯定得问了,藏书家那么多,为什么独独推崇范钦呢,因为他的「天一阁」,是中国现存最早的私家藏书楼!私家!私家!这老兄竟然以一己之力撑起了中国藏书界的半壁江山,并且历经数百年而没有太大的损失。



关于「天一阁」,余秋雨在其文化著作「文化苦旅」中详细介绍过,那就是「风雨天一阁」。

文中仔细叙述了范大佬是如何规避风险,保存藏书楼的。范钦在临终前讲家产分为了两份,一份是藏书楼,一份是万两白银,两个儿子凡是有一点私心,都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万两白银。只有那个崇尚藏书,对书籍视为生命的儿子才会选择藏书楼。范的高明之处在于,他并没有将财产等份,例如分为一半的藏书楼股份+5000两白银。他正是通过决绝的方式打消了后代心中的杂念,并且通过不断地传承,不断的家族文化洗礼和不断的耳濡目染,在范家子孙中,他们一定会认为藏书楼与万两白银的价值是对等的,所以他们才能经历多代而风雨不倒。「天一阁」仍旧屹立于宁波正中。

汽车品牌网,网络歌手,毛线,配电箱,中国古代 Copyright @ 2011-2019 汽车品牌网,网络歌手,毛线,配电箱,中国古代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