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品牌网,网络歌手,毛线,配电箱,中国古代

默克尔就难民问题被迫妥协,执政危机过去,这是否意味着德国政治倾向集体右转? <#21---->

发布时间:

据以色列国土报7月3日电,德国总理默克尔与提出辞职的内政部长、基督教社会联盟(基社盟)主席泽霍费尔展开紧急谈判,就泽霍费尔反对的移民难民政策寻求妥协。双方最终,还是打成了协议,默克尔妥协。新协议对于稳定德国政局有积极意义,但是对于难民而言却不是一个好消息,德国的边境将不再对那些在欧盟其他国家登记的难民群体开放。默克尔的决定妥协是否意味着德国整体政治倾向开始右转?

“向右转”对于默克尔也是“不得不妥协”的结果,而特朗普上台后对于难民问题的态度,其实对于德国有很大的影响。

1.默克尔因为难民问题,导致自己的核心执政联盟出现“间隙”,这也是德国政府停摆几个月的主要原因。

2.现在默克尔就难民问题妥协,其实对于默克尔来说,执政危机远未结束,甚至在某个节点,会成为将默克尔拉下马的主要原因。

3.在难民问题上,默克尔的“圣玛利亚爱心”曾经让很多难民感觉遇到了“上帝”,但现在德国联合执政联盟在内政部长“诘难”默克尔之际,在德国范围内建立难民“特区”,就相当于建立数个不同规模的“难民集中营”,等待遣返,这就让很多难民视“去德国”为自己的“逃亡目标”成为“泡影”,必然影响难民并危机难民稳定。

4.而德国的“向右转”基本上成为事实,总比无序混乱、民粹主义盛行的国际社会要好很多,而近期发生的难民危机,足以让这种“向右转”引发更大的不稳定。

比如,现在叙利亚难民问题,仅德拉地区现在(7月6日央视报道)就有75万难民,而“隔壁”约旦已经有近150万难民,加上土耳其的约300万难民,这些都是引发欧洲再次爆发更加严重的难民问题的潜在因素。

到时候,如果意大利、捷克、匈牙利都拒绝难民,德国将会面临更大的压力。

很显然胳膊拧不过大腿,政客争不过民意,德国的政治倾向已经开始右倾,一切的一切归根结底都是难民惹得祸。难民对于德国社会的冲击实在是很大,不但挤占社会资源、而且还给德国的社会治安带来了压力,反恐形式十分严俊,德国社会的右翼民族、民粹主义势力开始反弹。
(与警方对峙的难民)

泽霍费尔领导的巴伐利亚基社盟即将迎来10月的巴伐利亚地方选举,迅速崛起的极右翼德国选择党向基社盟的执政地位发起了挑战。早就看默克尔不爽的泽霍费尔直接将压力转移到她的身上,要求其就加强边境管制,限制部分难民入境做出妥协。如果不默克尔拒绝退让,那么其将内政部长的身份下达行政命令自行决定并以辞职退出执政联盟作为威胁。尽管欧盟峰会就移民问题打成了一个协议,算是缓解了危机,不过会谈的成果迅速缩水,捷克和匈牙利拒绝认账。这让默克尔不得不主动去找霍泽费尔就边境管制问题进行对话,最后终于算是达成了一个妥协的结果。
(默克尔与霍泽费尔)

结果是决定在德国境内建立多个中转中心,这个中心之内范围也就从行政角度被视为德国领土之外的特别区域。那些在欧盟他国注册且在德国境内游荡的难民将会被警方收容到中心之内,关押起来然后等待遣返出境。很显然这将大大限制了那些想借入境欧盟其他国家前往德国享受更好待遇的难民群体的人数。这个方案对于难民震慑力度确实不小,因为一旦在德国境内被抓送至中转中心,就约等于进“集中营”,尽管衣食住有保障自由将会被限制。这不仅明显有违德国自由、开放、包容的精神,而且颠覆德国在欧盟内部树立的良好形象。不客气的讲意大利这此难民危机所带起的民粹风潮又一次坑了德国,德国还不得不去向意大利等国低头。
(德国难民收容中心)

其实德国默克尔妥协也不见得是一件坏事,一旦执政联盟垮台,将会给极右翼民族、民粹主义政党更大的机会。本身作为中右倾向的大联合政府的核心,默克尔的基民盟必须重拾理性,收敛“圣母心态”,适当调整自己的难民政策,来迎合选民的要求。德国政治倾向右转并不可怕,理性的向右总是比无序的民粹政府要强。
(面对难民圣母德国亚历山大,欧洲主要国家难民数2017)

本文图片来自谷歌图片,感谢提供,欢迎大家批评指正留言点赞!

汽车品牌网,网络歌手,毛线,配电箱,中国古代 Copyright @ 2011-2019 汽车品牌网,网络歌手,毛线,配电箱,中国古代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