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品牌网,网络歌手,毛线,配电箱,中国古代

如何看待南明的史可法这个人?

发布时间:

他算是功臣还是忠臣?

史可法守扬州,在扬州城被俘后拒绝投降而牺牲,史可法为国捐躯,是值得称颂的民族英雄,他的事迹也被后人所传颂。在明朝北京失陷、崇祯皇帝自尽后,史可法作为南京的兵部尚书、首席大臣,他的气节令人钦佩,但是他在执政之时犯下了诸多错误,导致南明的形势江河日下,最终未能实现划江而治。

史可法像

史可法犯的第一个错误是在拥立新皇帝问题上犹豫不决、左右摇摆,导致军阀参与拥立,造成了军阀尾大不掉的局面。崇祯死后,他的三个儿子都下落不明,只能让藩王继位,按照“有嫡立嫡,无嫡立长”的原则,万历皇帝的嫡孙、崇祯皇帝的堂兄福王朱由崧应当继承皇位,但是史可法囿于东林党的党派之见不愿意拥立福王,史可法致信凤阳总督马士英指出福王“七不可”,将福王说得一无是处,史可法建议立另外一位“贤王”潞王为帝,但是这样就乱套了,毕竟“贤”很难定义,而“亲”却是确定的。经过史可法和东林党人的一番“搅和”,原本清晰的继承问题被搅得一团糟,最终朱由崧利用江北四镇的武力支持,前往南京登基,这就是弘光帝。

南明世系表

第二个错误是无法有效地控制江北四镇,他们仗着“策立之功”拿着巨额军饷却不思进取,而且还鱼肉百姓,保护百姓的军队却成了百姓最大的祸害。四镇之一的高杰是唯一有向北军事行动的军阀,他准备率部进攻李自成,结果在睢州被降清明将许定国设计杀害。高杰虽然死了,但是高杰部还有这十分强大的战斗力,史可法应当趁机将其余部收归自己所用,以增强朝廷对军队的实际控制力。而高杰的妻子也有此想法,她想让自己年幼的儿子认史可法为义父,而史可法却认为高杰出身贼寇(原来是李自成部下),不愿收其子为义子,反而让提督江北兵马粮饷太监高起潜认高杰儿子为义父,这让高杰余部将领十分寒心,最终高杰余部不但未能被史可法收归己有,反而四分五散,有些人甚至投降了清军,成了清军日后攻击南明的先锋部队。

江北四镇

接着,史可法犯了第三个错误,高杰在睢州被害后,高杰的部队攻打了睢州城,总兵许定国率军突围弃城投降清军而去。此时,史可法应该利用高杰余部控制睢州城,巩固睢州、徐州一带的防守,这样可以建立起面对清军的最前沿阵地,而史可法却选择了放弃睢州和徐州,撤回了扬州,这无疑让徐州和扬州之间的一带防守空虚,两个月后清军南下时,在扬州之前没有遇到任何大规模的抵抗,可以说和史可法此举不无关系。进攻是最好的防守,虽然扬州是江北重镇、南京的门户,但是有了徐州可以更好的为扬州做缓冲,而且徐州本身也是军事重地,却被史可法轻易地放弃了,不得不说是史可法的重大失误。

徐州古城图

当然,身为南明弘光朝的东阁大学士、首辅,史可法还犯了一些其他的战略性错误,比如采取“联虏平寇”的战略,未能趁清军西征之时收复山东、河南失地,可以说史可法作为一个统帅无疑是不合格的,当然他的气节令人钦佩。

“扬州十日,嘉定三屠”这是一个人间惨案,故事的主人公史可法无疑是忠君爱国之英雄。首先在勤王之师走到路途中时,听说了崇祯自缢,他痛哭流涕,且以头撞柱,在最后为国生死,都说明了史可法是有气节的忠臣。

但是却不得不说评价他是气节大于能力的南明重臣。

在迎立的问题上,身为兵部尚书的史可法有所犹疑,他在立福王还是潞王之间犹疑不决,同时又考虑到如何平衡东林党和马世英之家的政治主张,所以导致了对迎立的迟缓态度。

南明弘光政权是由多个派系而组成的,再加上江北四镇组成了当时的南明小朝廷,其实说到当时的史可法虽然位高但却未必权重,要知道黄得功是马世英的手下,而其余三镇都是北方而来,没有任何根基,所以马世英握有兵马大权,因此无论是迎立的问题上,还是策略的问题上,马世英都是话语权很重的,从此看也不能将迎立问题全部怪在史可法身上。

南明朝廷的党争很严重,在国家危亡之时,派系人士还在争权夺利,这一点是国家之大不幸,而史可法就是在朝廷中被生生的挤兑走的。

史可法是很有威信的人,可是却能力当真不足。在平衡党派斗争上,他几乎是完败出局,丧失了在中央的地位和主导权,政治上输了,自请督师江北,可是却因为马世英忙于斗争而让江北四镇自行壮大,集财政军政于一身,自此掌控力下降,形成尾大不掉之势,这与其说是史可法的全部责任,不如说是马世英的更大,可是史可法却也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高杰的生死,而史可法却白白错失了一个收回军权的机会。他以流寇为理由,而拒绝了收养高杰儿子为义子的请求,从此可就得罪了高杰部,明明可以强强联手,却因为其迂腐之见,而在江北没有笼络到武将,收回军权,这是他的失职。

还有在对外的策略上,史可法开始是主张联虏抗农民军,这是在不知道北方情况下的策略,后来得知清军入主中原后,又积极主张抗击清军,这是值得肯定的。

史可法对内,没有能力做到平衡党派,一致对外,这是他能力不足,更是朝政的腐败,对外没有想办法收归兵权,同仇敌忾,这是他的迂腐和能力上的短视,这一点更加不可推卸,他于南明一朝而言,只能说是一个精神意义上的领袖,于正事上却难以提供多少有用的帮助。

所以我认为他是忠臣、是英雄、是气节的表率,却并不是一个能力挽狂澜的朝廷重臣。

欢迎有不同答案的在评论区留言,我们一起探讨!

说历史,话风云,明自身,茶余饭后舒心自我,欢迎关注头条号:历史风云天下

汽车品牌网,网络歌手,毛线,配电箱,中国古代 Copyright @ 2011-2019 汽车品牌网,网络歌手,毛线,配电箱,中国古代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